#本文可能内含剧透,对此种现象感到不适者请慎入内

笔者近段时间,受朋友推荐,又了解到一部优秀的作品-----《迈阿密热线》系列。

当时是在玩《收获日2》的时候,朋友推荐了一个使用录音带说话的独特角色----夹克男,

同时劝诱我去买一个《Hotline Miami 2:Wrong Number》的数字特别版和钻石店,

抢了几天珠宝店我才想起这事,一看正值周末特惠,18块1+2捆绑,欢欣之至,慷慨解囊

没想到,I met a drug.

笔者首先玩的是第二代,显然我到现在也没在二代看到鸡哥的一点影子,第一位可操作人物是个猪头,而第二位是个我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黄发小哥

时间线的闪回与懒得看过场的坏习惯几乎让我觉得这只是一款剧情混乱的屠杀竞速游戏

即使这样,笔者还是抵挡不住沉溺在血浆喷溅和碎肉横飞之中的快感。

双脚踏着杀戮声与BGM交替的舞步,向着一地横尸的木制地板抛出手中沾满鲜血的钢管,什么都结束了。

BGM骤停的空虚让我意识到,杀戮结束了,所有活动的像素,或许称之为人,都化作了荧幕上飞舞的碎块。

视线透过被飞掷的武器砸破的窗户,唯有那等着送行的载具的奇异涂装瞥视着你。

 

每当我操纵着Pardo或是Snake大杀四方,我都能感受到体内肾上腺素流动的激昂
而这一阵激昂过后,便是难以抵挡的虚无与失落。

有人说迈阿密热线本身就是一款诠释了虚无主义的游戏,或者作品。

核弹爆炸的热浪与Beard碎裂的眼镜构成了2代OST的封面,由核爆而始,由核爆而终,出场的所有角色,都逃不过大驾光临冥府酒馆的宿命

谁又能想到,一款表层似乎只含有暴力成分的游戏,竟然能有如此多的内容。

Beard在热浪与爆鸣声中,化作电话线彼端的一尘灰烬,更化作了Jacket心中不灭的和善货员形象。

鼠头望着家门前烧毁的轿车,只好重拾自己的杀手本能。

 

在网易云音乐对于《Dust》这首结算BGM的下面,笔者瞥到了这样的评论:

  • 偏执狂+警察+杀人犯=帕尔多
  • 孝子+专业打手=里克特
  • 黑帮老大+果敢+疯子=The son
  • 特种兵+渴望名利+毒辣=粉丝团
  • 种族歧视+杀手=蛇头
  • 特种兵+善良+追求平庸=大胡子
  • 作家+仁慈+幸运=埃文
  • 甘于平庸+拜金女友+苦命=亲信
  • 过度入戏+杀人狂=马丁
  • 总结: 仇恨+“责任心”+寻求刺激+完成“工作”=灰飞烟灭

可以说,这些TAG,很精确地构建出了迈阿密热线这款游戏中人物的形象

Ricther和他的母亲的故事尤其令我震撼。

  • 如鼠辈般鬼祟而行,如鼠辈般挣扎求生  ----网易云用户 “百合织工”

一位已经金盆洗手,只是想照顾自己年迈老母的杀手,接到了来自神秘组织的热线。

并未做出回应的他,在一天早上,看到了家门口燃烧着的汽车。他明白,不接受,以后再也没有平静的生活。

他对母亲谎称见个朋友,坐上开往目标地点的公交车,赤手空拳而战,为的只是晚上回来给母亲做晚餐的承诺。

而如果Ricther血溅当场,那么他的母亲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儿子去了哪儿。

身上背负着亲情的承诺,手上沾满罪恶的鲜血,如此矛盾的人物,他对着同是杀手的夹克男开枪,同时心怀愧疚地叫了救护车。

他锒铛入狱,又杀死警察与罪犯,坐上反恐部队的车逃离监狱。求生之路坎坷不堪,为的只是与母亲平静地生活

鼠头 Ricther只想平静地活着,但是灯红酒绿的迈阿密不允许他这么做。

 

迈阿密热线的色调为红色,无论是亮红的霓虹灯,还是核弹掀翻一切的赤色闪光,还是杀手们走过的路上横溅的血红,还是那黄昏的天空中绯红的虚无。

为了快感而杀戮,为了生存而杀戮,为了仇恨而杀戮,为了胜利而杀戮。

多个角色共同缔造了一个虚构世界观下的人性世界。罪恶,善良,还是单纯的本能,都可在这浮夸的城市中一一见到。

迈阿密,迈阿密。如此丑恶,而又如此深刻。

核弹爆炸的浮尘中,饱含着虚无主义的空虚。

或许,人生有时也是如此虚无。

 

-想到再更-


NetherLands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由《迈阿密热线(Hotline Miami)》所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