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满意》 ----卡尔维诺

曾经有一个村,在那里一切事物都被禁止。
现在,唯一不被禁止的就是打木片游戏,臣民们聚集在村后的草地上,在那里玩打木片游戏,以此来消磨时光。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天官员们看到再没有理由禁止一切了,就派出一些传达员,通知臣民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那些事情。
传达员们去了那些臣民们通常聚会的地方。
“再不禁止任何事了”他宣布。
那些人继续玩打木片游戏。
“你们明白吗?”传达员坚持强调“你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你们想做的事了”
“好吧”臣民们回答,“我们玩打木片游戏”
传达员们焦急不安地提醒他们,有多少美好而有意义的事情,是他们过去曾经做过,今后又可以做的。但他们却听不进去,而是一击接着一击地继续玩这种游戏,甚至连气都不喘一下。
传达员们看到他们的尝试都落空了,于是便回去把此事告诉了官员们。
“很简单”官员们说,“我们禁止打木片游戏。”
这回人民起来反抗了,杀死了他们许多人。
人们毫不浪费时间,又玩起了打木片游戏。

 

尽管没有直接关系,看到图片。我仍想到了这篇收录于《在你说“喂”之前》的文章。

肉食者现在,正是要禁止打木片。

与全世界的潮流相悖,也许这就是某种专政的勇敢吧。


NetherLands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无题